须防公共性资金存放抬高利率的“转嫁效应”>>您当前位置:主页 > 奥秘要闻 >

须防公共性资金存放抬高利率的“转嫁效应”

互联网金融在快速发展中也显示了风险的严重性。据知名市场调研机构艾瑞的统计,2018年末我国网络信贷余额达到3.4万亿元,同比增长52.4%;网络资管规模4.2万亿元,同比增长20.9%;全年第三方支付交易规模230.4万亿元,同比增长48.8%。孔发龙认为,互联网金融在促进利率市场化、推动金融创新、服务实体经济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也蕴含不小的风险隐患。以P2P网贷为例,据网贷之家统计,截至2019年1月底,全国P2P累计问题平台数量已经达到2700余家,是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的近3倍。此外,以数字货币为名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之实等互联网金融乱象丛生,迫切需要加强法治化、系统化监管。
 
孔发龙说,尽管国家相关部门近年来加强了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也取得了积极进展。但是,当前我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依然存在法律体系缺失、征信体系不全、监管边界不清、政策规则碎片化等特征,亟须在更高层次、更广维度上规范、强化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以更好地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为此,孔发龙建议:一是梳理整合当前互联网金融相关的政策,启动互联网金融立法工作,将互联网金融发展纳入系统、规范和完整的法制框架内。二是进一步理顺互联网金融监管体制,在理清互联网金融业务模式的基础上,明确中央和地方对具体互联网金融业态的监管职责与边界,消除监管盲区。三是加强互联网金融征信体系建设,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把基于各类互联网金融平台的信用类数据进行整合集中,搭建统一的线上线下征信平台,有效防范“共债”、欺诈等风险,更好地助力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
 
孔发龙说,公共性资金是商业银行存款的重要来源,对于增强金融机构实力、服务实体经济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据中国人民银行披露的数据,我国由财政存款和机关团体存款构成的广义政府存款余额占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的20%左右。公共性资金的存放价格直接关系到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利率水平。
 
孔发龙告诉记者,目前有不少地方政府对公共性资金的存放,采取以价格优先的招投标等方式进行,有的一年期资金中标价格高达5.225%以上,较同期同档次存款基准利率大幅上浮了248.33%,超过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0.875个百分点,增加了金融机构的组织资金成本,变相抬高了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不利于金融机构落实国家关于服务实体经济、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和乡村振兴等战略部署。
 
为此孔发龙建议:进一步增强国家降费让利、降低融资成本、服务实体经济等政策的传导效果,由财政部等相关部门出台规定,综合考虑金融机构信贷投放、服务民企、支农支小、金融扶贫、缴纳税额等对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情况,建立合理存放公共性资金的长效机制,切实改变单纯以资金价格为导向来决定公共性资金存放的做法。



上一篇:全方位融入,立体化呈现
下一篇: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将降至16%